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视野 > 正文
“母亲也可以搞研究”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韩琨      2015年04月18日       

一位生完孩子回到研究所继续工作的新西兰女博士有一些困扰。在她生产后回到英语系时,许多人都建议她要好好弥补自己休假落下的一切,而她不久后将从事博士后研究。以下是她关于这一问题的自述。

我不是唯一经历这样的消极情绪的母亲。回来后,我参与了一系列为具有父母身份的研究生权益而呼吁的游说活动。我发现,这种对自己学术生涯的担心也出现在其他院系的母亲们身上。在一些案例中,母亲们获得的负面评论和感受会使得她们寻找新导师,在某个案例中,这种转变的代价甚至是研究重点的完全转变。

2013年出版的一本书《母亲在学术界》进一步记录了在美国大学里,母亲身份的工作者重回职场时所受到的评价。这些评论以及它们背后的基本假设,不仅对个人研究产生了影响,同时还质疑了身为母亲的学者,怀疑她们是否有能力从事严肃研究。与此同时,这些议论还破坏了初为父母的学者回归学术工作的决心和干劲。

在产假期间,我是一个不专心的博士生。回到研究所后,我重新树立了决心,我不仅要完成之前开始的工作,更要重拾对研究和写作的热情。事实上,我的决心比以往更加坚定。把幼小的女儿放在托儿所后,我树立了一个新目标——根除我的任何拖延倾向。但是,不久后我就发现,导师并没有看到我的决心和学术热情。

相比从前作为一个单身无子女的研究生时,我现在的时间管理和生产力都有所提高。导师在为我的博士后申请所写的推荐信中,提到了我有一个孩子——这关系到我的工作质量;在解释这一点前,他提到对我的研究“有点担心”,不过最后,他终于放心,我没有因为生产忽略我的研究。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玛丽·安·梅森发现,如果女人成为母亲,她申请成为一名助理教授是不太可能成功的。她写道:“如果女研究生和博士后研究人员在当学生或者研究人员时生孩子,她们离开学术界的几率是新爸爸们或者无小孩女性的两倍。”为什么?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的一篇文章中引用了梅森的研究,男人们被视为“理想的工作者”,他们能够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用于研究。

这种说法对于研究生和博士后来说受害最深,因为我们已经在一个不确定的环境中工作了。我们担心找不到更多的资金,担心无法发表新文章,担心下一个工作岗位究竟在哪里。此外,我们还要设法努力让一个小家庭维持稳定。所有这一切,都已经不利于做学术的父母了——我们绝对不需要任何额外的压力和审查。

然而,对于那些象牙塔顶端的女教授来说,严格审查依然存在。有孩子的女教授被称为女超人,许多评论都纳闷或者惊叹她们是如何“做到”或“拥有一切”的。她们在母亲与学术生涯二者之间做到平衡,对这件事表示惊讶本身就在表明,这两者通常被视作“不可相容”。

能够在固定时间(如上课)之外灵活安排工作时间,是母亲们寻求平衡照顾孩子与学术生涯的有利条件。我能在下午和孩子相处,是因为我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加倍工作。更重要的是,在学术上取得突破进展的时候往往是我不积极工作的时候。比如帮助我的女儿做拼图时,或者把石头扔进湖中的时候,许多问题反复在我的脑海里盘旋,当我再次坐下来书写时,反而更有工作效率。

大学与其研究身为母亲的女性的工作能力,不如换一种思维,即认识到多样和灵活的工作模式可以产生伟大的研究。大学需要开始重视作为学术生产者的母亲,重视她们的工作成果,必须包容和接受我们的双重角色——母亲和研究人员


相关留言:
  • ·不错的文章,内容学富五车.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不锈钢网 2015-7-23 15:32
  • ·不错的文章,内容一针见血.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不锈钢网 2015-7-22 09:01
  • ·Im very pleased with your work. FFXIV 2015-6-4 06:39
  • ·Hold it! I think you must talk more about this R4PG 2015-6-2 22:04
  • ·Do not push me. [url=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2OuyM2zswYFlvgE6TgzCUA]R4PG[/url] 2015-5-27 2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