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青春话题 > 正文
还原一个真实的中科大少年班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陈彬      2015年06月11日       

■本报记者 陈彬

过不了多久,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学院的学生马若昱就要离开这座陪伴她四年的校园。作为今年的毕业生,她已经被保送到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攻读硕士学位。

马若昱今年20岁。四年前,她考入中科大少年班。从小到大,马若昱是一个爱唱爱跳的孩子。在到少年班之前,她心里有了一个疑惑——在这样一个“天才”云集的班级,自己还能唱歌、跳舞,还能自由地生活、学习吗?

事实上,很多人都有和马若昱相似的疑惑。当同等年龄段的孩子还在为高考忙碌时,那些已经进入大学校园的少年班孩子们,究竟接受着怎样的教育呢?

我们不想培养“大国工匠”

在中国,只要提及少年班,相信绝大数人脑海中首先浮现的,一定是中科大少年班。

1978年,为了尽早弥合“文革”所带来的人才断层,在李政道等著名科学家的支持和倡导,以及邓小平、方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支持下,中科大创建了少年班,招收未到大学入学年龄但智力早慧的学生。

算起来,如今的少年班行将进入她的“不惑之年”。

在将近40年的时间里,中科大少年班的人才培养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从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张亚勤,到美国科学院唯一“70后”中国大陆华人院士庄小威,从科技界到产业界,少年班学员在不同领域都做出了杰出贡献。据统计,截至2014年,中科大少年班在36年间,仅教授就培养出200多人。

但很多人并不知道,伴随着少年班学员的成长,少年班本身也在不断改革与变化。

“在一些人眼中,少年班只是单独培养早慧少年的班级。但事实上,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我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学院。”在接受《中国科学院》记者采访时,中科大少年班学院院长陈旸介绍说,目前的少年班学员由三部分组成,分别为最早针对早慧儿童设立的少年班,成立于1985年、针对高考成绩优异的学生、仿照少年班模式开办的“教学改革试点班”,以及成立于2010年、通过先面试后高考录取的创新试点班。

除办学结构有所改变外,在办学理念上,少年班也在经历着一系列的蜕变。

“如果说少年班成立初期,我们的初衷是早出人才、快出人才的话,那么如今,我们更希望探索一条高等教育大众化背景下的精英教育模式,使学生未来有能力担负起社会发展的责任、传承优良的文化道德、引领社会的科技进步。”陈旸说。

对此,已经在少年班工作了几十年的国家级教学名师向守平有一个更形象的比喻:“前段时间,央视播放了一个纪录片叫《大国工匠》,但我们并不希望仅仅培养那样的‘工匠’,我们更希望培养能引领中国发展的创新性人才。”

他们是如何做的呢?

没有兴趣的科研难出成绩

兰荣是马若昱进入少年班之后的班主任。就在马若昱刚刚进入大学后不久,兰荣就收到了马若昱送给她的一张邀请函,邀请她观看学校组织的一场演出。当然,马若昱就是这场演出的演员之一。

很显然,马若昱的舞蹈梦并没有中断,少年班给了她继续展现自己风采的自由。然而,这只是少年班给予学生们的众多“自由”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大学是培养优质公民和精英人才的殿堂,而不是培养精致利己主义者的地方。”采访中,陈旸说,少年班对学生的要求是要具有自由精神,独立思考、判断的精神,创造精神,批评精神,以及人文关怀和社会责任心。而为达到这一目标,少年班对自己的教学模式进行了大胆创新。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培养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自主决定自己的学习和研究方向。

朱力奥是少年班学院理科实验班的一名应届毕业生。凭借优异的成绩,他已经获得了赴美国康奈尔大学攻读研究生的资格。回顾在少年班的这四年,他坦言自己最大的收获并不是学到了多少知识,而是学会了自己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在少年班,几乎每年我们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选择,第一年要选学科大类平台,第二年要选择具体专业,第三年要选择毕业之后的去向并为之准备。在这中间还涉及到对不同交流项目的选择。此时,我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按照家长规划好的路子走,而是要不断问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就在这样的疑问中,我也开始了对人生道路的思考。”朱力奥说。

这样的思考正是“陈旸们”最愿意看到的。

据陈旸介绍,少年班教学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将选择权交给学生,允许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自主地选择专业、设计课程体系以及导师,从而根据自身知识结构、能力素质和特点强化自己。

“在这背后,我们有强大的教授队伍、灵活的修课机制作支撑。而这一切,只是为了给学生一份追随自身兴趣的自由。”陈旸说,要知道,没有兴趣作支撑的科研,是难以取得成绩的。

对制度的不断探索

当然,除了给学生足够的学习自由度之外,中科大少年班也在用其他方式培养着这些学生们。比如,通过细致的心理辅导,培养学生们的自信心;比如,通过在毕业班开展的“助理班主任”制度,培养他们的社会责任感;比如,通过组织“三下乡”实践,让学生更加深入地接触社会、了解社会……

在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少年班创立的助理班主任制度。该制度每年要在毕业班的学生中选择若干名学生,担任低年级班级的助理班主任,协助班主任进行班级管理。为了突出培养学生们的社会责任感,少年班一方面不对助理班主任做任何奖励,同时也不对学生是否担任这一职务做任何勉强。

“在这件事上,我们之所以让学生全凭自愿,就是希望在他们中间传递一种责任感。告诉他们,并不能因为自身可能的智力优势,就对自己获得的教育资源心安理得,而是应该主动回馈他人,承担社会责任。”陈旸说,该制度在五年前刚刚实施时,只有十几个人报名,但如今已经有超过60名学生成为了助理班主任。

事实上,无论是对学生自主选择权的尊重,还是助理班主任制度的设置,其背后反映的都是少年班对于学生培养工作的不断探究。

熊宇杰是中科大少年班1996级的学生,如今他的身份是中科大引进回国的教授。在采访中,熊宇杰表示,几十年来,少年班之所以能够不断发展,一个重要的原因正是在于对制度的不断探索和创新。“整个社会都在发生变迁,学生的特点也在变化,我们也应该随着变化而调整,少年班正是这样做的,也因此而取得成功。”

如今,少年班还在进行着一场“书院制”改革。“受客观场地所限,我们现在还没办法彻底地实施我们的设想,但明年我们的条件就会有很大的改善。届时我们会做一些更深入的工作。”陈旸说。

看来,中科大少年班的改革之路还将继续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