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聚焦 > 正文
周敏:把自由探索精神种在学生心田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钟华      2015年12月31日       

 

作为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南京理工大学“紫金学者”特聘教授,化工学院周敏教授,有着令人羡慕的科研履历:博士与博士后分别师从剑桥与牛津的两位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先后担任剑桥大学化学系质谱实验室主任和牛津大学化学系蛋白质组学主管,在国际一流刊物发表学术论文30多篇……

然而,当她同记者谈起教学,谈起自己课堂上那些本科生的奇思妙想,周敏流露出的那种快乐与专注,绝不亚于谈到她心爱的科研项目。

“脑洞开得更大一点”

周敏现在给本科生开了一门学科前沿课程——《探索生命的测量》,因为她的研究就是通过最先进的质谱仪器来了解分子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而获得它们在生物体调控中的作用。“质谱的功能就是来测量分子的质量,就像一个天平,我们的目的是使用这个工具来了解出生命的奥秘。”周敏说,“给本科生开这门课,希望他们能开阔思路,建立起学科交叉的观念:比如说学生物的不要仅仅局限于传统生物手段,而学分析的不光只是做分析分析方法,而是把不同学科的方法更好地结合起来。将来他们不管是从事科研还是其他工作岗位,思想上能够更活跃一点,用年轻人的话说是,‘脑洞开得更大一点’”。

在本科生课堂上,周敏会在课间播放一些相关领域的最新进展科学视频,一方面开拓大家的思路,同时也调节一下课堂的氛围。有一次,她播放的视频是麻省理工学院一位教授利用噬菌体表面展示技术,利用光能依靠特殊的蛋白质复合物把水分解为氢气和氧气。课堂上正好有一些材料专业的学生,他们被此内容深深打动,因为这些内容和传统的材料学课程大相径庭,有两个学生甚至在课下直接找到周敏,表达了想做类似的研究的愿望。面对他们渴求的眼光,周敏同意了他们可以参加课题组的科研活动。

其中一位学生,在实验室里对周敏说:“我想研究怎么样让神经传导得更快。”实验室里的研究生听到这个“异想天开”的研究题目,说:“老师,他这个题目太离谱了,他应该做更脚踏实地一点的工作。”然而周敏却对这位同学说:“我不觉得这个想法很离谱,你应该有你的科学梦想。但是你可以把这个问题分解下来,首先要知道神经信号是怎么传导的?在神经传导的过程中,限制它速度的是哪一步?在每一步上面,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周敏认为,作为老师最重要的是要激发学生内在的好奇心。“任何一门技术或者一个领域,你向他们介绍以后,如果能激发起他们自发的探索,那才是最好的教育。其实学生的潜力是无穷的,他们学习的能力也很强,老师更多的是一个引导作用。”

给本科生开设学科前沿课程可以说是周敏的一个探索。她很喜欢站在讲台上的感觉,“台下一双双紧紧盯着你的发亮的黑眼睛可以给你无穷的动力”。

 

做实验永远不要怕失败

2013年回国工作,周敏就开始带研究生了。对比在英国的研究生,她的感受是:“英国的学生在刚进实验室的时候就比较主动一点,主动探索的精神更多。而国内学生有点依赖性,他们会希望老师给指点好,在开始的时候需要老师来推他们一把,上道了以后,他们的基础要比英国的学生更扎实一些。”

怕犯错误是中国学生最大的特点。因此,她常常向学生强调,“做实验是要允许失败、允许犯错误的。做科研本身就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如果不允许摔跟头就根本没有办法前进了。”

为了让研究生能够放手做实验,她也想出不少点子。在实验过程中,周敏会问他们问题,比如:目前有了这些进展,下一步打算怎么做?而学生的反馈,不管是对还是错,只要不是特别离谱的,她都会让他们放手去做。“他们自己去做了以后,有时候就会来跟我说,我觉得这个方法不太好,需要修正一下。”周敏笑着说,让他们自己发现错误比老师直接指出来对他们帮助更大。

此外,他们经常开小组讨论会,不管是讲文献还是讲实验结果的时候,碰到了一个问题,她会停到下来问大家,然后大家自由发言,进行头脑风暴。有时候即使她脑子里有一个标准答案,但是她也不说出来。

“有时候,学生自己想出来方案比别人告诉他们的要好得多。南理工的学生本身都有很好的科研探索精神,最怕的就是老师把那种太固定的科研模式套在学生头上,对他们说‘你就要这样做。我告诉你结果是什么样子,你做不到就是错的。’”周敏说。

 

探索精神要从苗苗抓起

很多大一新生认识周敏,是在今年的开学典礼上,她作为教师代表向新生寄语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说,作为大学生,第一,要爱自己的父母。其次,要多读书,读很多很多书。第三,会合理利用新技术,玩转手机、平板电脑和笔记本,提高学习生产力。第四,要行万里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拥有专注力。要会不断思考自己想做什么,该做什么,明确目标,并为此付出努力。

“大一其实是非常关键的。很多同学终于到了自己梦想中的大学了,对于接下来该干什么就感到迷茫了。但这其实非常危险,因为一迷茫可能四年就过去了。”她说,如果条件允许,希望从明年开始可以给大一学生开一门新生研讨课。

“科学探索精神要从苗苗开始抓起。希望有更多的海归老师,从大学生进校一开始就能够培养他们树立这种自由探索的精神。我不希望一开始老师就给他们一个程式——‘这个结果就是对的,那个结果就是错的。’实验得到的不是预想的结果,而这才是科研变得真正有意思的地方。”她说。

(《中国科学报 大学周刊》B6版)

相关留言:
我要留言